关于

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怎么建_第一财经在线直播

    

    不久前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长城、大运河、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》。民众普遍关心:如何通过建设国家文化公园等方式守正创新,充分挖掘和体现长城的文化价值、精神内涵、象征意义?光明智库约请专家深度解读。

    范周:比较典型的国外案例是英国哈德良长城。它是“罗马帝国边界”防御体系的一部分,在跨区域的线性特征等方面与我国的长城具有一定共性。但要注意的是,哈德良长城与我国长城在建筑结构、用料、堆砌方法等方面存在差异,在交流借鉴的同时还是要从我国长城的现实情况出发。

    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应打破传统的博物馆参观和旅游思路,创新展示形式。可以依托长城沿线丰富的文化和自然资源,建设国家北方步道。通过步道将各个地区的长城连接起来,展现长城的体系特点,吸引更多人领略长城的人文和自然风光,培育民族自豪感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 范周

    李大伟: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将文物保护提高到了国家战略层面,实施综合保护利用,符合当前文物保护利用的客观规律。文物是中华民族灿烂文明的重要见证,通过建设国家文化公园能够充分发挥文物的价值,在专业和公众之间找到切入点,将文物和公园有机结合起来,服务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蒋新军、成亚倩 光明智库副研究员 焦德武

    长城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的文化遗产。经过几十年调查研究,尤其是首次全国长城资源调查,摸清了长城“家底”,实施了一大批本体保护和环境整治工程,产出了相当数量的研究成果,可为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提供充足的智力支持。

    1、既是中华文明的传播载体,也是文化自信的展示平台

    李大伟:哈德良长城小径是热衷古罗马文化的徒步者最爱的路线之一,沿途有丰富的考古学遗产,全长约135公里,走完全程预计需要7天时间。哈德良长城在展示利用方面,可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提供参考。

    河北秦皇岛的小导游在为游客讲述山海关故事。新华社发

    3、重在统筹协调,以点带面进行开发

    范周:北京八达岭长城、河北金山岭长城等长城资源,早已成为著名的文化旅游景点,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,对这些地区的长城资源更多起到的是规范、提升的作用。对于经济欠发达、知名度较低的长城资源所属地来说,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统一建设和标准化管理,包括加强保护修缮、文化挖掘、配套设施建设等方面工作,需要当地做出配合,但这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。

    范周 郭红松绘

    范周:最近,中国大运河博物馆(筹)开工,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标志亮相,国家文化公园的规划建设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实际上,我们在这条路上的摸索早已开始。国家文化公园是以保护、传承和弘扬具有国家或国际意义的文化资源、文化精神或价值观为主要目的,兼具爱国教育、科研实践、娱乐游憩和国际交流等文化服务功能,经国家有关部门认定、建立、扶持和监督管理的特定区域。2017年5月,中办国办印发的《国家“十三五”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》中明确,我国将依托长城、大运河、黄帝陵、孔府、卢沟桥等重大历史文化遗产,规划建设一批国家文化公园,形成中华文化的重要标识。此后,各地开始了相关尝试。

    对长城的保护管理涉及规划、土地、建设、交通等众多部门。有的长城位于军事管理区内,或者是部分省、市、县的行政边界,这就牵涉管辖权的问题。在具体管理上,应借鉴国家公园体制,成立公园管理局,明确长城及依附土地产权,构建新型分类体系,实施保护地统一设置,分级管理、分区管控。

    建设国家文化公园意义深远,集中体现在对中华文化核心价值的保护、展示和传承方面。长城、大运河、长征路线都是典型的线性文化遗产。由于保护意识、管理制度等方面的不足,我们对这类文化遗产的认知比较匮乏,因此,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可以增进我们的认知,并以此为先行示范,逐步摸清“家底”。同时,建设国家文化公园符合我国新时期文旅融合发展的趋势,它将成为推动文旅融合的重要载体。

    项目团队: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婷、王斯敏、

    光明智库:我国各历史时期的长城分布范围广泛,涉及北京、天津、河北共15个省(区、市)的404个县(市、区),遗存总计43000余处。这么大的区域跨度和数量,保存环境又比较复杂,应该如何统筹协同,避免多头管理?

    刚刚过去的“十一”黄金周,长城一如既往地人头攒动,仅八达岭长城就吸引几十万名游客前来“打卡”。长城之所以深受青睐,在于其体现了刚健豪迈的民族气概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时所强调的,长城、长江、黄河等都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,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标志。我们一定要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传承,保护好中华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脉。

    厉新建:一方面,合理利用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,没有利用的保护实为机械化的保护;另一方面,建设国家文化公园的目的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,如果把这些文化遗产都“锁起来”,不利于增强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。

    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首都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厉新建

    厉新建:长城国家文化公园与传统的长城景区既有重合关联的地方,也会有一些区别。一方面,已有的著名长城景区将成为国家文化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;另一方面,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比旅游景区具有更强烈的文化传承使命感,应更加突出其文化内涵,突出长城在文化传承中的作用。由于长城沿线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,在对长城的保护、利用等方面的广度、深度、力度都不一样,因此需要统一的国家文化公园管理机制来统筹,从而提升长城的整体形象,促进各地合作发展。但同时跨区域管理等方面的挑战也不小。